一碌柴

这里归木★
沉迷吃粮
是个白嫖
泉真瑞金雷安洁癖。

我进监前堆图
p1是我滴小傻逼的点图 @木甬 ,她cp滤镜八千尺【我也】是雷安!!他们俩已经坦诚相见了【gun】被老妈催着关机不能好好糊背景
p2是摸鱼,顺便想念我的初中数学老师😔校服是高中校服嗯
p3是学校艺术课版画的稿然后老师告诉我只能刻老雷。。。安哥太多白的了。。。
好了我又要进监了我好垃圾怎么考的这么差我怎么考上去的

我爱死你了我滴哈特呜呜呜😭😭😭😭😭😭🙏🙏🙏🙏❤❤❤❤❤❤❤❤❤寒假等我回来玩!!

今日的金蝙蝠也不曾散去:

1p送给 @一碌柴 的安哥私设
2p漫展送人的签绘
给几个人破个例嘿嘿嘿

一中啊一中我明天又要进去了.......

“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去您ma的友谊,这tm是爱情。”
假装是中秋贺图😳xx是曼爹爹滴武侠pa!!表白俺滴好曼爹!!超喜欢这个pa!!❤❤可我画不出感觉啊。。。。。。 @我几十岁我好累
p2是吃饭时候私设的安哥
p3是在朋友的怂恿下试一试的条漫。。。只有一点点不知道会不会继续画呢(_(´ཀ`」 ∠)__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社保我社保安哥我我我哦我啊啊啊啊啊啊dhsisxujajwizwhdgydjsbxuakajbd😭😭😭😭😭😭😭🙏🙏🙏🙏🙏🙏🙏🙏

昨天滴小柠檬(◍ ´꒳` ◍)
p2是个摸鱼鱼。。。算惹也放吧。。。。

【雷安】 一人我饮酒醉 * 其实是改词啦

mdzz

木甬:

-中秋佳节,夜黑月明,好办事啊!
-请跟着我的节奏一起high起来!


﹉﹉﹉﹉﹉﹉﹉


一人 我饮酒醉
醉把船马成双对
两眼 是独相随
我只求他日能双归


风吹 我灌扎啤
电闪 我撸几串
我醉心骑士
我欲火焚身
我千里把安寻


说骑士 我放声笑
童贞 我撩得妙
我轻驾熟路
我一柱擎天
我只怪套太少


弃皇权 我忘天下
老汉推车我无牵挂
千古留名传八卦
两年床战已融洽
一生枕边何人陪
我谁是谁非我谁相随


暗讽一生为了谁
能爱几回我恨几回


﹉﹉﹉﹉﹉﹉﹉﹉﹉﹉﹉


各位中秋快乐呀!

辛苦各位啦!!从暑假一直拖的本宣终于来了😭😭

烯染:

《Fall head  over heels in love》

原作《Axis Power HETALIA》

所有作品版权归staff所有,未经允许禁止引用、二次上传、翻印。

本子信息:

刊名:《Fall in love》

规格:a5

页数:70↑↓

定价:定金30 尾款10

特典:米英明信片2(随机赠送)

CP向:米英only

性向:BL

二宣/定金日期:2018.01.01

STAFF LIST:

主催:赤@深山一只赤fa儿 

副催:唐怀琼 星野

明信片画手;轰轰 @pyromaniac  赤 

插图画手:酒果 @酒果果【我超爱我媳妇】    着色 @🐊着色鳄🐊    归木 @一碌柴    桉和子 @AIS-余桉 

正文文手:江景  @芜菁沙袋.   晞染   殇羽 @殇羽sunyu    悠一  @水酉王良   白鹿仙 @西城嘉夏    周靖年 @周靖年 

---------------------

纠结中的亚瑟满脸通红,捂唇“你”了半天,总算组织语言骂出了声:“…你个笨蛋!”

“既然我把我的唇放进你永远充溢的酒樽,既然我把我的苍白的额贴近你的手心,既然我有时呼吸到你的灵魂里温柔的气息,一种沉埋在暗影里的芬芳……”

这是一首诗,来自雨果。第一眼时阿尔弗雷德彼便喜欢上了它。他按着亚瑟的肩膀,一字一句,无比严肃慎重地念出这个诗篇——亚瑟肯定明白的,他完全懂得。

雨还在下,这次是小雨,打在心上,叮咚作响。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世界面对它的挚爱,揭下浩瀚的面具。它变小了,小若一曲歌谣,小若一回永恒的接吻。)

《彼岸有雨 》BY.悠一


进门的是一个年轻男子,或者说,看上去是一个大男孩。他的短发有些蓬乱,好几缕灿金色的发丝因为浸透汗水的缘故紧紧贴在脸上,张扬着主人的匆忙。尽管如此,男孩头上的呆毛倒是好好地翘着,没有半点被汗水影响的迹象。金发下湛蓝的眼睛在午间的阳光中显得闪闪发亮,犹如波光粼粼的大海。店内扑面而来的冷气让眼睛的主人舒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四周,视线准确地捕捉到了坐在吧台边的亚瑟。那双如大海般的眼睛突然汹涌起来,阿尔弗雷德如同发现了什么宝物般欣喜地朝吧台走去。

“嘿,亚蒂!“阿尔热情地打着招呼,充满元气的声音在门开的那刻就已经响起。亚瑟莫名被他那双蓝眼睛盯的有些耳根发烫,没由来的紧张。

“还是一杯冰咖啡和一份提拉米苏,对吧?”

《不是所有暗恋都有好结果》BY.晞染


我又见到英格兰那样暧昧不明的眼神。只有关于“他”的事情上,祖国才会展露出这般,这样像人类的表情和情绪。

而“他”就是美国,就是美利坚合众国。

我常想,他们的关系太矛盾了,既亲密又疏远,这究竟是怎么样的情感?

祖国时常看着架在办公桌上的相片想得出神,那是意识体们的全体合照,但他的目光焦点很明显地只落在一处——和他齐站,笑得开怀地,他和美利坚。


难道要追探到历史渊源吗?从十六世纪大航海时代的邂逅开始,乃至兵戎相见的独立战争,或者现在的“特殊关系”。

他们总是那样遥远,又那样贴近。

《隔世信》BY.殇羽


“亚瑟!!!”像被鲜血染红的箭矢铺天盖地的降落这片区域,每一箭都带着凌厉雷光,一时间耳廓都被破空之声笼罩甚至产生了晕眩的错觉。阿尔弗几乎是本能咽下口中带有血腥味的唾液咬牙的迈动僵硬的腿,一把扯住还在愣神中的亚瑟将他整个环抱住护到身下。


“听我说,我不管你是混血种还是人类。”这个时机也许不是合适的,但是再不说点什么就晚了,阿尔弗搂在亚瑟背后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结结巴巴的试图组织语言,但是上空离他们越来越近的箭矢让他已经没有时间了。蓝眼睛的年轻人动了动嘴唇,声音干涩而颤抖。


“我爱你。”


死就死吧,阿尔弗心一横闭上眼就吻了上去。接着耳边一阵如同金属互相撞击的震荡声后两人就被刺眼的白光吞噬,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看到亚瑟错愕的表情以及一瞬间恢复正常的瞳孔。

《龙纪年》BY.周靖年


“我喜欢老师…老师……是不是也喜欢我?”


阿尔弗雷德猛的侧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虚弱但眼神宁静的亚瑟。


他长舒口气,挑了挑眉毛干脆地俯身在亚瑟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浅吻。


“真是太笨了啊,小高材生,才看出来是要扣分的哟。”


亚瑟眨了眨眼睛,额头上的触感宛如阳光融化,却再也不是往日焦灼到疼痛的求而不得。


既然无法忘记暗恋……不如,就试着把它变成明恋吧!心里的小恶魔挥了挥三叉戟嘟囔到。


亚瑟弯了弯眸,他看着脸上微微泛起红色的阿尔弗雷德先生,在舒适的柔和日光里浅浅地笑了起来。

《魔药恋爱法则》BY.江景


在阿尔弗雷德走出店门后的不知道多少天里,也是。

亚瑟也曾经不受控制般疯狂地期待,但日子一天天推移,他发现自己在期待一个不可能的存在。

有些人在自己的生命历程里只有过稍瞬即逝的时间,却留下的是难以磨灭的印记。亚瑟知道,阿尔就是这样的人,他也知道,即使这印记再如何刻骨铭心,他也无法再去感受了。他明白,无论阿尔当时说的是“再见”,或者是“永别”,此生仅一次的缘分他已经用尽了。

《一期一会》BY.白鹿仙


听说封面要引入注目点【也没有多引入注目_(´ཀ`」 ∠)__ 】
p1:“骑士大人你不是beta吗?”
       “为什么会对我一个alpha起反应呢?”【论安哥装逼失败】
后面是摸鱼_(´ཀ`」 ∠)__ 好多安哥貌似夹带社团的东西了
【依旧是堆黑历史😂】

【雷安】-岁月是把杀猪刀-

老了老了,

木甬:

雷安jiqing九十分主题:刀



没留意时间,好像过了就不艾特了
这也是把刀吧!!???【理不直气也壮.jpg】


﹉﹉﹉﹉﹉﹉﹉﹉﹉﹉﹉﹉﹉﹉




  顺着铺了一路的鹅卵石走到尽头,路旁断枝从里还立着几枝的红玫瑰。没有什么过多的装饰,平淡得不能再普通的花园也不过依旧随着季节的变化,夏则酷热,冬则冷冽。


  这是凹凸大赛结束后的第几个深秋?换句话说,这是他们同居的第几个夜晚?雷狮没有留意,安迷修也记不清了。


  隐约有那么一段回忆,还没正式同居,就因为屋里的装修风格意见不合打了一架。最后还是以安迷修在院里种下的的玫瑰被削了一大片而告终,并且自此之后安迷修就消了再种点植物的想法。


  夜里映着的断枝残痕还能看到那天的火花,只是走在这条路上的人被岁月削去了年少气盛的锋芒。


  雷狮扶着脖子推开大门,合上双眼在玄关换好鞋子。活络一下筋骨,短暂的闭目并不能减缓多少疲惫,只是这样又显得他少了几分年少轻狂。


 


  “回来了?”


  


  安迷修扣上衬衣的最后一个纽扣,熟练地打了个领带,等着刚进家门的人的回应。


  最终敲定下的简约沉色调以往两人还嫌太过老气,窗外的叶枯了又生,生了又枯,如今总算到了衬得上这份低沉的年纪了。


  说变呢?他们也没觉得对方有什么大的变化。三天一小吵,五天打一架,爽了干一炮依旧是日常。


  


  倒不如说是该变的总是会变的。


  


  雷狮从背后环上眼前跟自己作对了大个前半生的人,两厘米的高度差让头额顺理成章地埋上安迷修的肩膀。


  实在算不上柔顺的发丝蹭过脖子还怪扎人的,安迷修任由他乱蹭,连喷在脖子上的鼻息都熟悉得猜得出下一呼的轻重。




  “晚饭在厨房里,自己热一下就行。”


  


  安迷修直起身顿了顿,在雷狮因重力稍稍松手的间隙里又理了理被压皱的领子。


  


  “记得要吃饭,啤酒不能喝太多,今晚不用给我留门。”


  


  雷狮没多理,环在他腰间的手顺着肌肉线条故意刮了一下乳尖,伸进垂下来的发间摸索着。


  安迷修拉下那只不安分的手,还是能蹭到长期握着巨型武器留下的茧子。


 


  “我要出门了。”


 


  “等等——”


  


  雷狮毫不留情地扯出那根显眼的头发,撕扯头皮的疼痛钉针一般短暂。


  


  “安迷修,你有白头发了。”


  


  雷狮故意对着面前还心疼着自己头发的人,呼一下就把那根无辜的银丝吹走。


  


  不得不感叹一句,岁月真是把杀猪刀。


  


  就算脱去了初识还残留的稚气,雷狮这有意无意的引架功底一成没变。


  安迷修盯紧了面前距离不到一米的人的脸,也想从中也挑出个什么骨头来。可惜不到十秒,还是扭头收回了视线。这年纪还要接受这个跟自己作对了大个前半生的人的挑衅未免又有点孩子气了。


  


  “不打?”


  


  “你不累吗?”


  


  “我高兴。”


  


  “我真的要出门了。”


  


  “……”


  


  向前几步,刚要伸手握住门柄,背后炽热的视线挥之不去。安迷修还是回头又看了眼身后还盯着他不放的人。


  雷狮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双手交叉,游刃有余得像是预料过这一刻的回头。


  


  “不吃晚饭吗?”


  


  “我改变主意了。”


  


  “你还是先躺会儿吧。”


  


  “怀疑我不行?”


  


  “没……”


  


  “实践一下你就知道我行不行。”


  在距离不断拉近时又下意识迎合上伸出来的舌头,蜻蜓点水的缠绵在触碰的同时又抽离。


  


  “等等——”


  


  “雷狮,你也有根白头发。”


  


  安迷修照葫芦画瓢地从紫灰色头毛中挑出那丝银线,就好像也抓住了什么他的把柄一样。


  吹起的发丝浮在空中打了几个圈,渐渐飘落。它不舍地落在了另一根白发旁,白发透过灯光映射出的两根黑色影子随光晃动组成交叉。


 
  它们永远看似势不两立,最终却又必定会在有影子的地方相交成型。


 


  岁月真是把杀猪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