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碌柴

这里归木★
沉迷吃粮
是个白嫖
泉真瑞金雷安洁癖。

试图换换画风orz摸鱼真爽【我表弟说这是令人窒息的冷热流配色】

我流,ooc,只有有缘人才会看得到的东西。跨剧组邪教!太宰×安迷修xxx毕竟两人都是那种喜欢撩妹而且失败的,并且他们手上都缠着绷带【怕不是中二病晚期。。。】

成功把安哥拐进自己学校√纪念最后一届蓝精灵😔珠海学生满满的回忆啊

我想当个表情包博主xxx【并不是】

【老福特的滤镜真好用】是之前画的第一幅雷狮与安迷修的同台!!【私心雷安tag】假装交了党费orz恭喜雷安tag破万!!!【给太太们打callQAQQQQ】【我朋友说今天热度破50请她吃饭,怎么看都不可能】

【雷安】miss☆.5 完结章

亲爱的你终于写完了,开新坑吧

过激背德脑洞侠:

☆深夜撸串雷×城管队长安
☆ooc注意
☆设定全员均成年,保有元力技能
☆paro来自 @一碌柴 
☆不会写打架啊怎么办还是撸串好
☆不好吃也不要打我啊

Night.5

  被吹得零零散散的夜云如黑纱蒙上天空,仅为这幅墨画加深几道暗夜的颜色。遮不住的皎月高高挂起,珍珠般的月色映在车窗,安迷修能从这块玻璃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今天是安迷修去考察一下不久之后新的工作环境的日子,受繁重的工作的影响,只好把这安排到晚上。
  


安迷修坐在执法车里,无聊得盯着天上游动的夜云——被摸不着的东西打乱,就像他自己一样。


  霎时,在天的那边聚起一大层厚纱,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不请自来的电光一下子将玻璃窗上的影子打亮,参差不齐的线条映在窗上像是把这层玻璃敲得粉碎。这使得安迷修湖青的瞳眸泛起一点白光,他盯着那漩涡的同时,也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神情。

  接着的是隆隆的雷声。比起之前的闷声,这个调高一个档的分贝显得鸣雷更狂了。


  不会有错!


  “现在掉头!先去酒吧街!”安迷修拽起放在身旁的冷热流,起直了上身对掌控着方向盘的队员命令到。

  “队长,可是……可是实地巡查很快就不是您的工作了呀?”

  “那边明显是有异常!既然我还没正式调职这就是在我的管理范围之内!今天先去酒吧街!”安迷修提高了音量,又把手放在了胸口的位置上,更像是在宣示着他的骑士道。

  平日按框就架,如今还将要调职的城管队长,此刻竟然作出了打破规矩的决定,这让车内的队员们捏了把冷汗。不过时间始终是死物,方向盘也因更胜一筹的现实打转了几圈。

  一路的高速狂奔就像是在追赶着什么,安迷修听着逐渐升高的雷鸣,握紧了手中许久不经沙场的双剑。


  几声摔上车门的响声使得气氛更加紧张,周围被慌得四处逃窜的人们包围着,其中包括明明见了很多次但几次交道都没打成的烤串摊摊主。这如同发生了什么天灾人祸的场面,安迷修的队员们直到见到那个浓云下召唤着阵阵雷电的男人才明白了些许。

  “城·管·队·长,你可真是没让本大爷等太久啊。”男人放下手中还没喝完的一瓶啤酒,满意地笑了笑。

  “不管是过了多久还是恶党啊,你这是终于做好被我讨伐的觉悟了吗?”只有面对着安迷修的人才能看到他松下的眉毛。

  “少点搞事可是你说的呢。”一声暴雷带动着周围的风也跟着跳起来,又一下子猛地压抑下来。“不过听说之前有人胆敢踩到我的地盘上来?那再不露个脸可能某人会当我真的不存在吧。”

  “那我真是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在这明里暗里地扰乱秩序了。”冷热交替的空气在安迷修周围又形成了新的气流。“现在我就会讨伐你。”

  “既然你天天想着讨伐我,那就给你一次机会如何。”嚣张的音调一如既往地充满挑衅的意味。

  后面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只在雷狮心中响起。



  “那也是我的机会。”


  安迷修试探性的俯冲不失威力,让雷狮收减了肆意扩大的暴风狂雷,用手中的锤子挡下这场“讨伐”的开端。


 


  剑刃与巨锤碰撞的声音随着周围的旋风和电光逐一响起,利器摩擦出的火光也随之炸开。雷狮踏上的桌子和椅子嘎吱作响,时不时踢起几张椅子挡下安迷修的一击。


 


牵扯上公物逼得安迷修不得不注意控制力度,也因此限制住了他的动作。恶党就是恶党啊,安迷修那么想着,可不能中了恶党的计。


 


 


  没有人敢插手这场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讨伐”。


 


 


  空气中的湿度渐渐增加,形成针细的轻雨。周旋许久之后,安迷修为雷狮只躲不攻的表现很是不解。


 


  有力的热流空穿过雷狮的头侧,差点擦伤雷狮的耳尖。他一把抓住安迷修握剑的手,力气大得没法轻易挣脱。


 


  “你就不打算出手吗?”


 


  “到了这也是该我出手的时候了。”雷狮的另一只手转了几圈手中的锤子,闷哼一笑中流露出的不知是贪婪还是阴险。“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呢,安迷修。”


 


  雷狮捏了捏压制住安迷修的手,只听见路灯破碎的声音,最后的光线频闪了几下,然后彻底消失。


 


环视一下周围,安迷修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被引到了这个隐秘的小巷中。黑暗的环境让他一下子不能适应过来,只能凭其他感官作出行动。


 


 


“队长!”两个消失在视线内的人影让跟来的城管们也慌了手脚,正想分散人马去支援时又被雷狮海盗团剩下的三人拦住。


 


“大哥说了不能让你们靠近那。”卡米尔突然出现在一行人面前。


 


“既然老大那么说了,那我们就和你们玩玩好了。”另两位的斗志也燃了起来。


 


 


繁盛的酒吧街今夜出现了不一样的热闹。


 


 


 


 


“走神可是很危险的,安迷修。”


 


被打落躺在地上的冷流让安迷修视线游离了一下,被压到墙角的位置实在不好去拿回自己的武器。


 


“还是说你是想我想得太久了?”


 


“想”这个字让安迷修怔住了,这个字他本来大概只会对他引以为豪的骑士道使用。


 


雷狮一锤子打到了安迷修左耳后的墙上,敲出一个大窟窿。震动的声音传进安迷修耳中,将他彻底从思考中拉回现实。泥尘飘得安迷修满肩都是。包围着锤子的电光稍稍让面前的人的轮廓清晰了些,眼前的人明明拧紧了眉头却还在笑。


 


也在震动的瞬间,安迷修挣脱了被控制的手,试图反手将热流抵在雷狮的脖子上。视线的阻碍而露出的破绽又让他再次被牵制住。


 


 


“是啊,我可是做梦都在想着怎么讨伐你。”臂力之间的比拼让此时处于下方的安迷修冒了几滴冷汗。


 


“那还真是正中下怀呢。”雷狮收起了锤子,腾出来的手掐住安迷修的脖子,将他的头按在墙上。


 


雷狮没有像压制安迷修的另一只手那样用力,换来的又是另一只试图扯开他抵在喉颈上的手。雷狮顺着脖子往上移,撑着抬起了正紧紧咬牙的脸,随着手腕的转动又欣赏了几番。不屈的表情再配上露出来的脖颈依旧诱人,雷狮恨不得给抹上点香料就吃抹干净。


 


 


“本大爷现在就亲自给你解决这个问题。”


 


 


雷狮顺势将手指穿进安迷修的发丝中,抓着他的后脑勺不断靠近自己。直到四份唇瓣相碰,口腔里传来啤酒的苦味,安迷修才明白这个恶党的真正用意。


 


瞪大的双眼又渐渐闭上,他猛地牙齿一合,使得伸进来的舌头退了出去。


 


 


“我说过,我不喜欢啤酒。”


 


看着眼前嘴角沾红的恶党安迷修可谓心情大好。


 


 


“看来你舌上的功夫也不过如此,那么这场讨伐又是我赢了。”雷狮满意地舔了舔嘴角的血迹。


 


 


“这也是讨伐成功的一种。”安迷修揉了揉自己被掐红的手腕,拾起落在地上的冷流。


 


 


“是我赢了。”


 


 


电闪雷鸣持续叫嚣着,彻底打碎的夜空冲出的白光让所有人为之静止,换式纠缠的两人看清了对方的表情。


 


 


“那就让本大爷请你吃烤翅吧。”


 


兵器扫过的空隙留下一种并不单纯的瞬间,罗兰紫的沉色碰上湖青的优雅,却能激烈得不断喷出火花,一种旁人无法触碰的火花。


 


 


梦境永生不灭,讨伐不曾终止。


 


---End.




在今天雷安tag破万的喜庆的日子里我终于填完了我的坑x


可以继续白嫖了好开心啊!【bushi


第一次写发出来的文真的挺紧张的x不过有人看我就很开心了x


雷安真好啊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quqqq


然后我可以安心的开始我的小短打之路了x写这种真的不适合我太懒了x


感谢能看到这里!【深鞠躬

求个播放量。

【梦之咲3A三傻】给我一杯milk 绘:归木 视频制作:靖曈 UP主: 归木小智障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960140
求你们看一看quqqqq

【雷安】miss☆.4

终于更了

过激背德脑洞侠:

☆深夜撸串雷×城管队长安
☆ooc注意
☆设定全员均成年,保有元力技能
☆paro来自 @一碌柴 
☆雷狮该撸串了
☆不好吃也不要打我啊


Night.4


  夕阳毫无惊喜地被埋入海岸线下,留在视线内的只剩下与腾空的薄云照应的彩色影子。天色逐渐压低,连同斜阳之影一并吞噬。  


  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日月交替就和安迷修这一个星期的工作一样无聊。他整齐地叠好刚看完的文件,揉了揉因为最近的报告太多而感到疲惫的双眼 


  终于度过了这无趣的工作时间,安迷修有点想念烤翅的味道了,毕竟上一次便装出门也过了有一段时间了。 


  心理暗示着那是好奇心的驱使,安迷修又在那个十字路口选择了转弯。以往烤摊众多的酒吧街现在的确是显得空旷了许多,嘈杂声中混入了更多乐音。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那个生意依旧兴旺的烤串摊,却没见有人盘子里放着什么海鲜类的烤串。不少人甚至站在了这个小摊的周围品尝这慕名而来的美味。


 


  明明整个摊的正中央还空着一张桌子。


 


  安迷修以往就算是要吃烤翅也会到有门面、有正规营业执照的烤肉店里吃,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了。 


  不远处飘来的烤串爆香酱料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嗅觉,他突然有一种想试一下这个摊的烤翅的冲动。 


  他径直走向正中央空着的桌子,突然“轰”的一声熄灭了原本吵得如同热情的火焰的人们。世界仿佛一下子静止了般,随后一个个惊恐的眼神向他投去。一声雷响阻挡不了人们吃的欲望,最近天气的异常都快要被平淡化了,大家都知道,这是不会下雨的。


  在安迷修坐下来的那一刻,摊主慌忙放下手中准备要烤的串儿跑来,手足无措地开始劝解。 


  “这位客人,这张桌子已经有人预定了,不如还是在旁边稍等一会儿?”很明显能听出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安迷修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有人预定了”这话在安迷修眼里看来就是在撒谎,那群恶党明明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出现过了。


  “我也不是第一次坐在这个位置上了。”他抬眼望了望紧张得在冒冷汗的摊主,“这样吧,如果那个预定了的人来了,我就让位。” 


  不失礼貌的标准微笑让摊主安心了许多,不过几秒钟的对视让他很快就认出了眼前这个让他整天提心吊胆的城管队长。


 


  “你……你是城……!”快要冲出来的几个字还是因为恐惧而卡在喉咙。


 


  安迷修竖起食指按了按嘴唇,示意让他小声一点。


 


  “我今天不是来工作的,也不是想来为难你的,我只是想试一下你这里的烤翅而已。”不想暴露身份的最后骑士还是保持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或许是城管滤镜吧,这一笑反而让摊主心里都开始发毛了。


 


  虽说城管大人坐了在这条街出了名的雷狮海盗团的桌子看着都让人觉得又将会有一场大戏,不过自从几周前有人偷吃了雷狮海盗团的烤串、把头目雷狮放在这珍藏的一箱高品质高浓度的啤酒一次性喝完后,整个雷狮海盗团都好像蒸发了一样。说的是有人预定,实际上也只是大家都默认了这个位置的主人吧。 


  过了半个沙漏的时间,手还是停不住地在抖的摊主将刚烤好的鸡翅放在了平常基本铺满海鲜的桌子上,心里乞求着今晚雷狮海盗团也不会来。 


  安迷修将头稍稍向前倾,先是小小的咬了一口,免得让酱汁滴在自己最喜欢的白色衬衫上。仅是小小的一口,就能分明感觉到鸡肉的熏香冲破香脆的外皮崩裂开来,再加上各种香料的衬托,普通的烤翅竟然能做得如此美味!


 


  严谨守法的城管队长在这一刻竟然动摇了。


 


  这样的手艺作为一个流动摊位实在是可惜,而且还有帮恶党就算不来也包揽了海鲜食材。想到这里,安迷修只能化悲愤为食欲,想象着每啃一口伤的是那个能挡得下他的攻击的某个恶党。 


  “果然不出老大所料,今天居然有人敢坐在我们的位置上?” 


  


  是一个在哪里听过的的粗暴的声音。


 


  “大哥可没让我们那么说话。”


 


  “卡米尔,老大也没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啊。”


 


  “就是就是!”


 


  这种之前见过几次的对话气氛让安迷修惊讶得停下咀嚼,才咬到一半的烤翅差点就要掉了下来。他猛地抬起头,一个,两个,三个……他又快速地浏览了一下周围的人,还是唯独缺了个谁。 


  “不过就算是城管队长也不能就这样占了别人的位置呀。”头发辩得有种异国风情的少年有意无意地调高了一下音量。还好周围一桌的人早就识相地走开了,不然可就不是一场闹剧那么简单的事情。


 


  “是雷狮要你们来的?”还在喧嚣的风雷电总让人安不下心来,即使恶党头目不在安迷修也没有削减一丝犀利——黯淡的犀利。


 


  “还真是开口就是雷狮老大,就当我们不存在吗?”


 


  “这里本来就是我们的地盘吧。”


 


  安迷修又望了望周围所剩无几的群众,那旁的烤串摊摊主已经躲在了小推车的后面,这里的确说得上是他们的“地盘”没错。


 


  “真是搞不懂雷狮老大,上次居然就那么放走了那两只小耗子,本来还想好好玩玩的。” 


  “佩利你也别那么说嘛,难得有人能让老大那么高兴。来,摸摸头。”说着就把这个名叫佩利的少年的头发揉了一把。 


  “城管先生,今晚我们不过是想来这吃点烤串而已,还请你能换个位置坐。”最为冷静的少年总算戳回正题。


  “没想到雷狮海盗团的恶党之首不在还能那么霸道。还是说他是真的怕了,不敢出来见我吗?”安迷修擦了擦嘴掩饰着他的表情,也只好先暂时放下难得的美味了。 


  “雷狮老大他才¥#&$*……”佩利炸得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捂住了嘴,被限制住的动作让他的挥拳看起来更像是在跳舞。


  骑士之道有一条就是不打没有意义的架。安迷修把钱放在桌子上,随即就站了起来。


 


  “告诉你们老大,这种无聊的躲猫猫游戏应该结束了。”


 


  咆哮的风依旧作响,渐行渐远的雷声迅速而猛烈,从不在空中留下任何一道痕迹。


 


  期待下次相见,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安迷修走着和那晚一样的路,又想起了和那晚一样的话。


 


  雷电从未消停,安迷修走远后,烤串摊附近的一个暗得几乎不会有人经过的小巷里走出来一个戴着大星星头巾的人。


 


   “大哥,这样就可以了吗。”少年转过身来,另一旁还在打闹的两个人也收敛了声音。


 


  雷狮的嘴角又勾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微微点了一下头。


 


  他把手中的啤酒罐“啪”地就放在了桌子上。发出的清脆声让躲在小推车后的摊主忍不住伸头看了看,不用多说的眼神摊主马上就把海鲜都拿出来。


 


  “这场游戏是我赢了吧。”雷狮没有停下手中翻滚烤串的动作。


 


  比起给摊主料理,雷狮还是喜欢自己来。这个中央桌上的隐藏设备正是整个摊独一无二的,配上摊主的独家酱料简直堪称完美。这几个星期去了邻街吃烤串,没能自己来享受这份撸串的乐趣,对雷狮来讲还是忍得有点痛苦。


 


  “雷狮老大,那个城管居然敢那么说你唉?我们还是上去直接干掉他好了!”


 


  “别急。”雷狮说着就大扯了一口手中的烤串。“不过躲猫猫确实是有点无聊,那下次我们就来大闹一场吧!”


 


  明雷又将夜空敲得粉碎,穿撤出几道白光。


 


  很快他就是我的人了。


 


  擦去附在冷热流上的薄尘,安迷修保持着良好的睡眠习惯,早早地进入了梦乡。


  


  这次的梦有点不太一样,安迷修没有倒下的感觉,他清楚地记得有一个锤子打破了一扇窗;又是在讨伐雷狮海盗团的时候,他被雷狮抓住了后脑勺;不过,他貌似是讨伐成功了……


  


  “呜吁吁……”的马叫声又将安迷修从梦中拉了出来。 


 


  这个梦,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TBC.


前几天键盘坏了啥都做不了 es活动也肝完了真的是一个累字orz


最近是开始和我的小傻逼 @一碌柴 搞雷安的手书了 


可以的话之后还希望多多支持qwq!


这篇大概也就过渡一下这样的x下一篇大概就完结了吧不过最近脑洞有点多xx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深鞠躬